<sub id="p1ldl"><listing id="p1ldl"><meter id="p1ldl"></meter></listing></sub>
        <address id="p1ldl"></address>

              手機版
              ENGLISH
              ?
                | 活動安排 | 國外讀書現狀 | 國內讀書現狀 | 大學讀書現狀 | 讀書日之說 | 了解大師 | 一生必讀的書 | 品味讀書 | 讀書格言 |
              品味讀書
                鄭軍
                世間許多事情都遵循著一定的規律在變化發展著,讀書也不例外。這里,用《易經》上的“剝極而復”來描述經典誦讀最是恰當不過。回想我們從上世紀初否定傳統否定經典否定文言起,接著廢止讀經科,乃至后來的“文化大革命”,可以說中華民族的文化命脈、人文精神被我們中國人批判、糟踏……被剝之又剝,直至無可剝削。否極泰來,剝極而復。經典誦讀這項活動也是眾多剝極而復、周而復始的之一。

                1995年3月,趙樸初、冰心、曹禺、啟功、葉至善、夏衍、陳荒煤、吳冷西、張志公等九位文化教育界的老人在全國政協會議上發出“建立幼年古典學校”的緊急呼吁,引起國家領導人的重視,1998年9月催生了全國第一所以傳統文化教育為特色的北京圣陶實驗學校,同年舉辦“華夏文化紐帶工程”,中國青基會也啟動了“中華古詩文經典誦讀工程”。這些“激活中華傳統,化成時代新風”的理念得到了許多專家教授的大力支持,祖國各地紛紛響應,在學校、社區青少年和兒童中相繼開展了古詩文誦讀活動。

                1998年,由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創辦的國際文教基金會,將已在臺灣收效甚佳的“兒童中國文化導讀”活動推廣到了祖國大陸。臺中師范大學王財貴教授先后來大陸作200多場精彩演講。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郭齊家教授也到各地巡回作了《傳統文化和當今素質教育》的報告,到目前為止,祖國各地三十幾個地區約有800多萬名兒童在這樣的活動中受益,也有許多科研院所、學校、幼兒園在開展這樣的試點活動。

                2001年1月,中國兒童經典導讀中心與中國國家圖書館等多家單位發起“經典誦讀工程”,開始在北京的學校中推廣讀經活動。2002年9月18至22日,來自包括臺灣、香港在內的中國19個地區的2000多名華人,在山東曲阜孔子研究院隆重舉行“首屆華人中華文化經典誦讀友誼賽”。規模宏大,氣氛熱烈。部分學者和部分代表在孔子研究院參加了“海內外經典誦讀與素質教育高層研討會”。2003年7月18日,由團中央中國青少年發展服務中心、中華文化經典誦讀全國組委會選定的10所中華文化經典誦讀示范學校在北京授牌。

                我所在的江蘇省江陰市輔延中心小學也是國內將此工作納入省級重點科研項目的第一所學校,受北京圣陶實驗學校的辦學經驗的啟發,在2000年9月由市教委批準,創辦了本地的“國學啟蒙實驗班”,我們提出“文言白話宜相安、經典歷史要相參”,“讓課程承擔起文化傳承的重任”,“以國學底蘊培養國學底蘊、以國學魅力提升輔延魅力”,“挖掘學生記憶力的同時不以犧牲理解力為代價”等理念,促使孩子能在記憶的黃金時期誦讀先賢的智慧篇章,在心靈最純靜的時候安裝上智慧的程序,逐步開啟自身的解悟能力。

                經典誦讀落戶這所百年老校,迅速得到家長的認同、社會的支持,于是在家長強烈的要求下,從兩個試點班擴展為全校誦讀經典。

                將經典誦讀與學生的成長、校園文化、課程改革整合起來,是經典誦讀能夠在學校扎根的原因所在。比如:低年級誦讀《千字文》,吸收了傳統語文的教學內容和方法,學生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將識字量提高一到兩倍,幾乎完成小學六年中一半以上的識字量。再比如,我們用武漢大方的故事誦讀版的《弟子規》進行教學,學生從中習得了兒童的行為規范,還從中了解了許許多多的歷代故事,從而將故事內化為自己的行為規范,起到了非常好的教育作用。至于其他年級學習的《笠翁對韻》《論語》《老子》《唐詩》、詞賦、《增廣賢文》及文言故事更是讓學生覺得好讀好聽好懂有意思。學校相應的進行課時設置,每周兩節,讓孩子在小學階段起碼能夠花480課時的時間學習歷代優秀篇章。學生不僅讀、不僅背,也能講,也能寫。我們給一年級孩子講文言故事《孺子可教》《墨子染絲》《胯下受辱》……,他們都歡喜雀躍,手舞足蹈,還能將原文讀得很熟,還能給家長講出故事來,甚至能表演《孺子可教》、《胯下受辱》這樣的短劇。

                在經典誦讀進行過程中,我們出現了特別可喜可賀的成果(也是新中國教育史上很少有的)——小學生能夠自覺自發地用文言文寫日記、寫短文。在續寫《鄭人買履》一文時,學校某班50名同學竟有35名是用文言文寫作的,這不是我們有意要求的,是學生在誦讀一段時間后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種文字表達需要。更為可喜的是,今年,二年級也有孩子開始學著用文言體裁來寫日記了。

                對于寫對聯、寫詩,我們也進行了摸索和練習,學生不僅僅是拾人牙慧,而是慢慢地能夠化裁而出,對自己的語言表達、書面文字表達都有著很大的影響。誦讀教育確實就好比蠶吃桑葉,一齡時只知道吃吃吃,二齡三齡還是如此,到四齡以后,它的身體開始發生質的變化了,就開始吐絲結繭。他們積累的量在變,同時氣質也在變,我們也讓孩子看到自己的變化,并且不斷地重復和刷新這種變化。

                經典誦讀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曙光微露,自然還有更艱苦的路要走,師長和學生共讀古文經典,長久下去,必然錘煉出他們深厚的文學功底,使得古老文明后繼有人,說“經典誦讀”是功在千秋利在百代的大事,絕不為過。

                                                                                 
              ?
              湘ICP備05011312 版權所有 湖南圖書館 備案證書
              WebMaster:web@library.hn.cn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